完美二婚,首席爱妻一炮而红

时间:2017-01-17 15:17点击:
  
这里距离阎摩残魂与安森的战场大概两百多米,还处于五雷正法最佳攻击范围之内,战斗产生的余波也掩盖了他自身微弱的精神力波动。
 
    没有人会用主动发射精神力波束探测的方式探察两名第二能级强者的战斗。那不仅仅会暴露自身的目标,还会激怒两名强者。人在战斗与情绪激动之时,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的发散精神力波,通过被动接收那些逸散的精神力波,经过大脑处理,便能够还原战场的情景了。
 
    一名身材高大,筋肉虬结的犯人,不知道从哪里拔出来一根路灯的灯柱。他身强力壮,将灯柱舞的利啸阵阵,仿佛手中的只是一根轻巧的哨棒。他冲进了治安官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有治安官想要冲上去阻止,却被灯柱抡中,一声钝响,像只棒球一般的被击飞了出去,陷在了一堆瓦砾中。
 
    正当那壮汉想要上前追杀,了结掉那治安官的性命的时候,他那如同岩石一般强壮坚硬的身体上,突然出现了一道纤细的红线。紧接着,他的上半身便从身上滑落了下来,创口焦黑,仿佛是被一柄灼热而锋利的剑划过一般。
 
    “无相剑气!是安森!”
 
    所有准备跟在壮汉身后冲击治安官阵营的犯人们顿时惊呼出声,他们可不是像阎摩傀儡那样毫无理智,没有恐惧的行尸走肉,纷纷一哄而散,想要逃跑。
 
    他们大多是被安森抓进监狱的,对他的恐惧简直烙印在了内心深处。
 
    但是他们逃的太慢了。才逃了几步,身上同样出现了与那名壮汉一模一样的红痕,被肢解成了残肢碎块。
 
    无相剑气是中州秘传的一种剑术,需要掌握十分精妙波粒转换的技巧。是只有少数人才能掌握的强大技能。
 
    它先是以高度凝聚的精神力波束穿透敌人,这一步与普通的精神力探测并没有什么不同。关键的一步是瞬间将穿透敌人体内的精神力波通过波粒转换,转化为灵能剑气,割裂对方的身体。
 
    这种精神力与灵能结合的剑术,无视了敌人防御力。不论敌人长了多么坚硬的外皮与鳞片,都能以精神力穿透,将其斩杀。
 
    只有像阎摩残魂这样精神力与灵能都十分强大的存在,才能抵挡这种奇诡的剑术。
 
    祂看着安森屠戮犯人,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怒吼,身体突然一个闪烁,消失在了原处。下一刻,安森周边的空气一阵波动,黑色的灵能涌动,阎摩那由无数腕足纠缠而成的身躯便出现在了那里。
 
    祂直接张着一张大嘴。将安森吞进了腹中。
 
    那同样是波粒转换的技巧,而且更加的艰难的灵能投影。阎摩残魂先将全身的灵能转化为了精神力波,以光速传递到了目标的附近,然后再将精神力波重新转化为灵能,达到近乎瞬移的效果。
 
    祂吞下了安森之后,仿佛消化不良一般,由腕足缠绕而成的身躯,不时像气球一般鼓胀膨大,然后又极速的缩小。安森正在祂的体内剧烈挣扎着,想要从里面逃出来。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鸟鸣声。终于有一道金色的灵能火焰冲破了腕足的束缚,喷薄而出。太阳金鸟从腕足的束缚之中逃了出来,但原本灿烂的金色羽毛凌乱不堪,体表流淌着的火焰也暗淡了许多。狼狈的像一只落水的公鸡一般。
 
    他的大半灵能被阎摩所汲取了,所幸阎摩也要消化掠夺而来的灵能,无暇再去追杀他。任由他摇摇欲坠的落在了地面上。
 
    安森一落到地上,就由太阳金鸟变回了人型,来减少体力的消耗。
 
    他的那几名部下纷纷将他围在中心。
 
    “张宣卫,快想想办法。”
 
    为首的一名瘦削精悍的治安官说道。他的手上提着一支笨重的步枪,是一名灵能射手。
 
    穿着破烂白袍的张宣卫提着一支药箱急匆匆的跑了过去。他之前一直躲在了治安官们的后面。
 
    打开药箱,他从中抽出了一支金黄色的药剂,注射进安森的体内,这是最高等级的能量药剂,从深海变异生物的内脏之中提取而出,能够迅速补充损失的体力和灵能。
 
    安森在注入能量药剂之后,有些苍白的脸色开始缓缓重新红润起来。金色的灵能火焰又从皮肤里涌了出来。
 
    突然,他的身体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灵能火焰也如同火星一般消失不见。
 
    “张宣卫?!你在药剂里加了什么?”
 
    安森又惊又气,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张宣卫。
 
    “我只是在里面加了一点提纯过的麻醉剂罢了。第一监狱已经完蛋,安森你即使将阎摩大人重新囚禁,也无法平息中州那些蠹虫们的愤怒,不如安心成为阎摩大人的部下,为祂卖命。”
 
    张宣卫的脸有些不自然的笑着,显然背叛中州并不像他所讲的那么轻松。
 
    “你这个叛徒!”
 
    围在边上的几名治安官暴怒着想要杀死张宣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不听使唤了,纷纷瘫软在了地上。
 
    他们所有人都注射了从监狱犯人身体提取而出的超能力干细胞,这让他们的实力要超出常人,但也非常受麻醉剂的克制。
 
    “一群愚蠢的生物,都乖乖的成为我的食物吧。”
 
    阎摩在空中悬浮着飘到了治安官们的上空,纠缠在体表的腕足纷纷伸出,缠绕着一名名虚弱无力的治安官塞进自己的嘴里。
 
    祂能将这些治安官的身躯转化为灵能,同化为自身的一部分,以恢复因为长久被囚禁在磁约束环中而衰退的实力。
 
    正当他想要卷着安森的身躯进行吞噬的时候,张宣卫突然制止了祂。
 
    “奴仆,你想要阻止你伟大主人的进食么?”
 
    “不不,尊敬的大人,我只是想从他的体内抽取出太阳金鸟的超能力干细胞罢了,太阳金鸟已经在中州绝种了,安森体内的干细胞是用来复活金鸟的珍贵素材。相信大人也希望自己的手下多一群强大的太阳金鸟吧。”
 
    张宣卫直接五体投地,趴伏在了地上,对着阎摩残魂说道。
 
    阎摩的团块悬浮在半空之中,沉默了一会儿。
 
    “我只给你三分钟,不要让我等的太久。”
 
    “是!是!”
 
    张宣卫松了一口气,此刻的他已经大汗淋漓,汗流浃背了。(未完待续。)
 
    :  :又码完了一章
 
    感谢书友经楷,令习习,天之玄道,buptct,猥琐面包果,乌鸦十三,炽雨香风,sunjilong,無铭小卒,猴子的逗比啊啊啊啊啊,八八响火,铁虾龙,zb19770927,月陨星蚀,1108sy的打赏
 
 第一百二十七章 白热化
 
    李牧徒然站了起来,体内泾渭分明的两股灵能,降龙罡气与伏虎煞气在体内一开始缓缓的汇聚在腹部。
 
    其中降龙罡气轻盈精纯,是人体精神力量的代表。而伏虎煞气沉凝浑厚,象征着人体的肉体力量。只要两气相磨,便能产生能威力极大电流,化为雷霆,灭杀敌人。
 
    阎摩残魂若是吞吃了安森,祂的实力必定会迅速膨胀。到那时候,他比程革嗣要逊色许多的五雷正法便无法再重创祂了。
 
    但有人比李牧的动作要快,阎摩残魂的周围一阵波动,黑色的灵能涌动,阎摩圣子直接通过波粒转换瞬间出现在了阎摩残魂的附近。他同样觉得,如果让阎摩残魂吞噬了一名第二能级的强者,会让阎摩残魂失去控制。
 
    阎摩圣子的黑袍之下,突然伸出了无数粗壮的腕足,像锁链一般缠绕在了阎摩残魂的身上,勒进祂的身躯之中。
 
    同类直接的战斗,让祂们选择了以激烈的方式进行贴身肉搏,那是数十亿年以来,烙印在祂们内心最深处的本能。
 
    祂们两个就像两只争夺配偶的章鱼,无数条腕足如同巨蟒一般相互纠缠绞杀,由灵能构成的身躯不断的扯散而又重新聚合。那场景足以逼疯意志不坚的普通人。
 
    激烈的缠斗中,黑袍被掀飞,露出了阎摩圣子身躯。他已经没有了人类意义上的器官,像由那些以麻绳编织而成的人偶一般,由无数腕足交缠编而成。他的身躯已经快要被阎摩的意志所同化,最后回归为祂本体的一部分。
 
    一声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残酷撕裂声,阎摩圣子直接用腕足撕下了阎摩残魂的一大块身躯,以腕足卷着,塞进嘴里。那张诡异的大嘴咀嚼着,将嘴里的灵能吞入腹中。
 
    阎摩残魂同样不甘示弱,张嘴咬住了数十根腕足,将它们从圣子的身上扯了下来。
 
    充满极端扭曲精神波动的灵能四处逸散。两头怪物的战斗发展到了白热化的地步。钢筋混凝土质地的残垣断壁被祂们轻松的抽为碎块,坚硬的花岗岩地面被撞击出一个个巨坑,仿佛有陨石雨坠落在这片岛上一般。
 
    渐渐的,战斗激起的烟尘将祂们两个的身躯吞没其中。只能通过山崩地裂般的巨响与不时从烟尘之中探出来的腕足判断出,战况依旧十分的激烈。
 
    乌姆拉与普瑞雅卡站在了不断翻滚的烟尘之外,不敢过分的靠近战场。即使以乌姆拉第三能级之中至强者的身份,也害怕被卷入到战斗之中。
 
    一脚踩在张宣卫的背上,乌姆拉用力的碾了碾。将他深深的踩进泥土之中。他才从安森的体内抽出一管组织液,还没来得及装回药剂箱中。
 
    “普瑞雅卡,你能感应到里面的战斗么?”
 
    乌姆拉有些忧心忡忡,发泄般的加大了脚上的力量,踩的张宣卫的骨骼咯吱作响。
 
    “不行,这里的灵能与精神力波都太过混乱了,我甚至不敢接受外界的精神力波,那些极度混乱的波动会瞬间冲垮我的大脑。”
 
    普瑞雅卡摇了摇头,在这逸散了无数阎摩灵能的环境之中,她所有的技能都失效了。
 
    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战场上的他们没有注意到。混乱的环境之中,有一处废墟的空气奇怪的扭曲着。
 
    李牧将身体紧紧的裹在了变色斗篷之中躲在一堆碎石之中。这件无法躲过精神力波扫描的装备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之中派上了大用场。
 
    这里位于乌姆拉几人的上风口。他从怀里掏出一支麻醉剂的抗体,缓缓的拧开。让挥发的药剂随着气流飘向安森。
 
    他原本可以趁着阎摩圣子与阎摩残魂缠斗,无暇他顾之时,直接放出五雷正法劈伤阎摩残魂,然后直接以狂热冲锋脱离战场,回到救生艇上,离开这座危险无比的岛。
 
    阎摩圣子忙着吞噬阎摩残魂,必定无暇来追杀他。
 
    但是他犹豫了片刻,放弃了这个诱人而又安全的决定。若只是满足于击杀阎摩残魂。那么德干高原的未来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兴都斯坦人们依旧还是会崛起,诸夏人的鲜血依旧会把德干高原的土地染红,战乱与饥饿依旧会笼罩在所有人的身上。
 
    而且这次情况会更糟。因为抗击衔尾蛇的中流砥柱,狼心女王可能不会再出现了。他必须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重创阎摩这个兴都斯坦人在世俗之中的图腾。
 
    他只有一个机会,那便是在阎摩圣子吞噬了阎摩残魂,又没有将残魂内的雷霆印记吐出来的时候,用威力最强的五雷正法轰击祂。
 
    匆匆打出与击伤麦杜丽那记雷霆不同。这次他准备召唤控制范围内最强的雷霆。那样不仅消耗巨大,而且还需要很多时间来准备,准备期间又声势浩大。必定会惊动乌姆拉与普瑞雅卡。
 
    他只希望手中的麻醉剂抗体能够生效,让安森恢复一点行动力,为他的准备拖够时间。
 
    乌姆拉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安,他灵敏的直觉在发出警报。他警惕的环视了一圈,想要找出让他感觉到不安的存在。
 
    他看到了安森瘫软在地上的身体,这名强大的监狱长现在像极了一名倒毙在街上的流浪汉,浑身上下沾满了灰尘,瑟缩着瘫软在了地上。
 
    “诸夏人的强者么,那我就先送他一程好了。”
 
    他狞笑着走了过去,准备一脚踩碎安森的脑袋。
 
    “等等!”普瑞雅卡阻止了他:“你不能杀了他,若是圣子大人受伤过重,需要吞噬他来恢复体力。”
 
    “你知道么,我总是很相信我的直觉,他让我感觉到不安了,所以我必须要除掉他。”
 
    乌姆拉甩开了她,向着安森走去,武者总是很相信自己的直觉,那是他们借之与各种诡异的灵能力者战斗。
 
    他突然一跃而起,一条左腿带着利啸与风压向着安森踢去。他有自信,这一脚即使踢在钢柱上,也能将钢柱踢歪。但就在他的腿将要踢在安森身上的时候,一道耀眼的金光亮起,闪的所有人眼前一黑。(未完待续。)
 
 第一百二十八 曙光
 
    蓬勃的热力从安森的身上涌出,他仿佛成了坠落在地上的太阳。乌姆拉的身体瞬间被热力所灼伤,他怪叫了一声,硬是让自己的踢击停了下来,单脚在地上一跺,飞退着与安森拉远的距离。
 
    仅仅是那一瞬间,他的裤腿便被焚为灰烬,腿上满是烫出的水泡。
 
    “别怕!我注射进安森体内的麻醉剂是经过提纯改进的,甚至混进了高浓度的阎摩灵能。就算服用了抗体,他也无法立即恢复所有的实力。除了太阳金鸟的超能力,他与普通的第四能级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张宣卫急忙向着乌姆拉喊着。虽然这些衔尾蛇的人也想要他的命,但若是他落在了安森的手中,恐怕连想死都难。
 
    “张宣卫,你很好。”
 
    安森站了起来,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他的身体突然散为了一团火焰,然后出现在了张宣卫的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咳咳,你疯了,没有完全掌握波粒转化就进行灵能投影!”
 
    张宣卫的脸红的像只龙虾,因为喘不过气来,而青筋暴起。
 
    灵能投影是一件十分精密的事,它需要十分精确的将自身的所有消息转录为精神力波,而且要保证精神力波的功率足够强大,不会因传递距离过远而损失关键信息。最后到达预订的锚点之后,还要排除目的地的消息干扰,重新将精神力波转化为实体。
 
    只有像阎摩那样癫狂而不可名状的存在,才能肆意的使用灵能投影穿梭虚空。
 
    “我本来便没有准备活下去。”
 
    安森咬着牙齿说道,第一监狱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即使是他的背景,也无法兜下来。而且,他实力大损,又被阎摩盯上了,简直可以说是十死无生。
 
    “这一切都拜你所赐,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他的话音刚落。金色的火焰便从张宣卫的皮肤下面涌出,迅速的向着他的全身蔓延着。没过多久,就吞没了他的上半身。
 
    安森用灵能点燃了他体内的脂肪。
 
    张宣卫倒在了地上,一边哀嚎尖叫着。一边想安森求饶。
 
    “救我!”
 
    “我贪下了实验室大量的经费,快救我,我就把存的账号交给你!”
 
    “求求你,我好疼,快救我!”
 
    金色的火焰着他的肌肤。五官与内脏,将他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炬。没过多久,他便成了地上的一堆灰烬。
 
    李牧看着那堆灰烬,脸上没有一丝的波动,他能感知到,远处烟尘之中的阎摩残魂的五雷正法气息开始波动起来。当年程革嗣的那一记雷法几乎将阎摩的身躯劈开,将气息留在了阎摩意志的深处。
 
    这正是阎摩多年之后依旧无法祛除这一丝气息的缘故,如今连这一丝气息都开始波动起来,看来祂已经被阎摩圣子打的近乎崩溃,甚至已经被吞噬了大半了。这个时候。祂们已经彻底纠缠在一起,无法再轻易的抽身而出了。
 
    李牧不再犹豫,遍及全身而又泾渭分明的两股灵能疯狂的向着腹部涌去,在他的腹部激烈的摩擦着。
 
    这次他调用的灵能要比上次多的多,近乎拇指粗的闪电猛的从腹部窜出,在他的周身绕了一圈,留下一道明亮的电弧。紧接着更多的电弧跳跃而出,一道连着一道,有的甚至窜到五六米高,再回到李牧的体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特别推荐
热点内容
联系我们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及时删除
联系人:QQ/邮件(请注明来意)
Kmgog@baidu.com
友情链接:
  • Bet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