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总裁的挚爱前妻

时间:2017-01-17 15:12点击:
  
这对心高气傲的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视野中由普瑞雅卡投影的最佳拦截距离正飞快的减小,他的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细线,右手按在了弯刀刀柄上,抽出了一截。
 
    他升为第四能级,花费了一颗三克拉的钻石,这让他的灵能锋锐无匹,削铁如泥。
 
    第一枚导弹接近了。他已经看到了那枚导弹蓝色的引导头,那里面装着搜索天线,惯性制导系统,主/被动雷达搜索装置以及电源。只要他一刀将引导头削下。这枚导弹就将变为一堆飞行的废铁。
 
    一声清脆的利啸声,瓦杰帕伊将弯刀从刀鞘抽了出来。圆月一般的弯刀上,闪烁着慑人的冷光,那是他的灵能高度凝聚压缩后放出的光芒。
 
    “第一枚!”
 
    瓦杰帕伊心中默念一声,弯刀一挥。便与那枚反舰导弹交错而过。
 
    那枚反舰导弹,毫发无损的飞出了三十多米,引导头突然从弹体滑落,配重的失衡,让它如同像一只窜天猴一般,向着天空飞去。
 
    他将压缩在刀刃上的灵能喷射了出去,化为凌厉的刀气,精准的将导弹的引导头斩了下来。
 
    “第二枚!”
 
    这次由于灵能没有像之前那样充足,的刀气,斩在导弹的中部。势如破竹的将导弹削为两半。
 
    “第三枚!”
 
    此时他的灵能已经来不及重新极度压缩的的凝聚在刀刃上,只能匆匆斩出。刀气在弹体上留下了一道凹痕。虽然没有击穿,但破坏了它内部的结构,让它摇摇晃晃的飞出去一百多米,然后一头栽进了海里。
 
    他在拦截第一枚反舰导弹的时候花费了太多的灵能,刀刃之上已经没有足够的灵能斩出刀气了。
 
    就在这时,他身下的泰坦暴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吼出了一声悠远而又苍茫的龙啸。
 
    声浪在空气之中凝聚成了白色的超压气环,向着最后一枚yj-20反舰导弹而去,轻松的将那枚高速飞行的导弹扭成了一根歪歪扭扭麻花。落入海中。
 
    瓦杰帕伊将弯刀举起,也跟着兴奋的吼了起来。
 
    “冲!冲!冲!”
 
    他将弯刀指向导弹射来的方向,若不是泰坦暴龙帮了他一把,那些诸夏人差点让他出了一个大丑。他必须报复回来!
 
    泰坦暴龙感觉到了他的情绪。猛的一加速,向着巡逻艇直冲而去。因为加速过快,海面上湿润的空气甚至被拉出了白色的涡流与尾流。
 
    那是通常是战斗机在做大角度机动时才会出现的景象。
 
    那声苍茫的龙啸,轻松的穿越了数海里,传递到了巡逻艇的作战指挥室中。那声啸声中充满着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威压感,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双腿发软。虚汗直冒。
 
    “那是什么声音?!”
 
    艇长按住了自己微微颤抖的手。
 
    “泰坦暴龙,那声一头泰坦暴龙在吼!”
 
    李牧感觉到自己徒然加快起来的心跳声,一只手的按在了剑柄上,压制住体内泰坦暴龙干细胞与啸声的共鸣。
 
    “那艘船上的人是衔尾蛇,他们现在来了,做好战斗准备!”
 
    他说着,反手将剑抽出,打开舱门走了出去。
 
    这柄剑是他当时第七十五号站台与尸鬼决斗时得到的,另一柄剑则作为李梅父亲的遗物还给了她。
 
    他没有看到,坐在作战指挥室角落里的程革嗣,看见了他手中的剑,目光闪烁了一下。
 
    巡逻艇上拉响了警报声,所有的水兵都匆匆忙忙的跑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防空机炮炮座开始缓缓转动,将炮口指向雷达指示的方向。
 
    最先依旧是开炮的舰艏那门76mm舰炮,它的火控雷达已经捕捉到敌人的轨迹。
 
    “砰!砰!砰!”
 
    舰炮疯狂的向着敌人方向倾斜预制破片弹,这种弹药使用新型的近炸引信,能够在目标附近爆炸,向它倾泻3000多个05克的立方体钨块。
 
    接着开火的是布设在巡逻艇上方的23mm防空机炮。这时候已经能够看见那道掠海而来的金色光点。
 
    弹雨呼啸着覆盖在了它的前方,水花冲天,仿佛要将它吞没一般。
 
    但暴龙的亲和皮肤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被击穿的,它的鳞片对灵能的亲和度极高,吸收了泰坦暴龙所特有的灵能之后,对物理攻击的抵抗力强的惊人。
 
    所有呼啸而来的弹雨在它的鳞甲上留下的痕迹只有点点凹痕。
 
    金色光点在所以水兵的视野之中迅速的变大,它丝毫没有变向的痕迹。
 
    “要撞上了!”
 
    甲板上的水兵们呼喊着,一脸的绝望。(未完待续。)
 
    :  :第一章vip求首订
 
    周五准备码一天的字能码多少传多少,所以书友们快把月票投给我吧
 
    感谢书友akx2014,青衫沾雨,猥琐面包果,刻的泪,书友160331234738478,潜水之王1874的打赏
 
 第一百十九章 唯道是从(二更求订阅月票)
 
    整艘船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仿佛被一支大锤击中了,船上的水兵被从甲板上震到了半空中,再狠狠的摔回到甲板上,摔的头破血流。到处都是哀嚎声与惨叫声。
 
    轮机舱被撞出了一个大洞,海水不断的从破口上涌进舱内,泄露出的燃油染黑了一整片海面。
 
    瓦杰帕伊回头看了一眼船上的惨状,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他将弯刀搭在了肩上,继续向着第一监狱的岛上冲去,至于那条破船上的诸夏人们,就交给麦杜丽来解决吧。
 
    李牧的眉头紧皱着,套上了呼吸器与橡胶防化服,帮助水兵们营救那些被困在船舱中的伤员。
 
    这艘船已经撑不了多久,艇长开始指挥水兵们放下救生艇,准备弃船。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一回头,发现是那名地牢之中的老人程革嗣。
 
    “我能感知到,敌人正向着这边靠近,你现在应该做着,是想想应该怎么阻止敌人。”
 
    “可是……”
 
    李牧想起了那道轻松的贯穿了舰身的金光。他深恨自己的实力还太过弱小,在面对那些第三能级强者的时候,与普通人并没有多少区别。
 
    程革嗣摇了摇头,他抓出了李牧腰侧长剑的剑柄,将剑拔了出来。
 
    原本暗淡无光的长剑,在他的手中,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散发着清幽的光芒,凌厉苍劲,卓尔不群。
 
    “这!”
 
    李牧想到了一个可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程革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特别推荐
热点内容
联系我们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及时删除
联系人:QQ/邮件(请注明来意)
Kmgog@baidu.com
友情链接:
  • Bet在线娱乐